趣蜜蜂网,您身边的蜜蜂养殖专家!
当前位置:趣蜜蜂 > 养蜂资讯 > 喜欢一个人会持续多久

喜欢一个人会持续多久

发布日期:2021-09-12 17:42:06 出处:互联网编辑 作者:管理员 阅读:151

原本我想着,总该会是欢欣雀跃的。

广播叫我的名字的时候,我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痴呆得就像隔绝了整个世界,

沉浸在自己的小小空间里,

我反复确认了好几遍,没错啊,是在叫我,

名字,座位号,什么都对,

说是我丢了重要的贵重物品,让我在出口处等待,

我一激灵,仔细翻找我的包,

可千万别是我的身份证丢了。

男人爱一个女人,能坚持多久?

可是我什么都没丢啊,

难道是讹我,我犯啥事了?

我胆战心惊地等在出口,心想要不要先给妈妈打个电话,让她随时做好准备来捞我,

抬起头来就看见一个姐姐站在我面前,朝我礼貌地笑,

我听见她问我,“是宁小姐吧?”

我木讷地点头,

她给我指了个方向,“请跟我来。”

我狐疑地跟在她身后,手揣进兜里握好我的防狼喷雾,想着出点什么情况还能补救,

越走人越稀少,我心里不停打鼓,

“您别紧张,我是简淮的工作人员,是他让我来找你的,说你丢了东西也是寻个由头,不要太紧张,我不是坏人。”

闻言,我生生愣在原地,没忍住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又敲自己的脑袋,

我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难道今天这一场演唱会也是在做梦吗?

又或者我做了什么对不起简淮的事情,他要寻仇?

我也没把那天在机场见到他的事情说出去啊。

这位姐姐温柔的声音把我唤了回来,“宁小姐?您怎么了?”

什么,真不是在做梦!

我下意识摇头,“没,没事,您继续走。”

我低着头慢慢地跟在她的后面,

没忍住掏出手机,打开相机看看自己的脸,

欲哭无泪哇,

眼睛都哭肿了啊,这下就真的只剩下一条缝了啊,

我还在黯然神伤,前面的人却突然停住脚步,

我差点撞了上去,

眼前是一间休息室,

难不成,简淮就在里面吗?

真的吗,我在做梦吗?

十二

嗯,我当然是在做梦,

做能再次见到简淮的春秋大梦,

漂亮姐姐的话语再次在我耳边响起,“这是简淮给你准备的他的一些周边,他说让你看看,有喜欢的直接拿就好。”

周边?

简淮特地让人把我带到这,是要送我周边?

我看起来,很穷?

不对,他怎么知道我很少给他花钱,

就,连周边也不怎么买的那种,

突然就还有点心虚。

“然后,这是他给你写的信。”

眼前赫然出现了一个蓝色的信封,封面工整地写着我的名字,角落还有简淮龙飞凤舞的签名,

真帅气啊。

我捏住自己的手腕,想要控制住轻微颤抖的双手,

真的是太丢人了,

算了,都这时候了,还管什么丢不丢人,

我老公给我送礼物,还给我写信诶,

“他说很感谢你的喜欢,原本想亲自给你的,但是行程太满,演唱会一结束,他就去机场了。”

感觉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伸手抹了抹眼睛,“谢谢姐姐,姐姐辛苦了。”

“没事,应该的。这些你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到时候让工作人员帮你拿到出租车上去,现在你可以先在这休息一下,外面人多,一时半会估计也不好打车。“

我顺从地点头,走进休息室,寻了个角落安静地坐着。

这里不大,布置很简单,弥漫着淡淡的香味,

简淮刚刚,就坐在这里面吧,

怎么感觉,空气里隐隐约约还留着他的味道,

我肯定是魔怔了吧。

简淮刚才说,“何其有幸,可以让你们这么喜欢。“

其实不是的,遇上简淮,才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运气,

如果没有简淮,宁晚,也不会是现在的宁晚。

网上常有人说,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行,

不喜欢那些为祖国奋勇抗战的革命英雄烈士,

不崇拜那些促进国家繁荣富强的科学家,

反倒成天追着电视上那些粉嫩的小明星,真的是不求上进,不思进取。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英雄,

我们每个人心中,也会有自己无可替代的英雄,

无论他是以什么样的身份,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

偶像,不分高低贵贱,

只要他们能给我们带来哪怕一丝鼓舞,能在我们在失望和迷茫中重新振作,能让我们想要变成更好的自己,

那他自有其存在的意义,

更何况,其实很多人心中,甚至都没有这样的一个风向标。

我们这个社会,给予了“偶像”以社会含义,

好像除了娱乐圈的人,提到偶像,我们不会再想到其他。

但纵使娱乐圈鱼龙混杂,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每个行业都有其需要整治和改进的地方,

我们可以对其不满,但不能一概而论。

时代在进步,国家的行动,相信已经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

男人爱一个女人,能坚持多久?

十三

直到回了酒店,我才敢打开简淮的信,

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信封上还有着淡淡的果香,

是那天简淮身上香水的味道。

我拍了拍我疯狂跳跃的小心脏,颤颤巍巍地打开信封,

里面只有一张对折着的白色的信纸。

我慢慢打开,

不同于封面的工整,简淮的字其实有些随性,

但看着还是很舒服,更真实。

“你好哇,

谢谢你的喜欢,类似这种话,相信你都已经要听到耳朵起茧子了吧,

但每一次说出口,都是真心的,

我一直很珍惜有你们的存在。

你给我写了七年的信,每一封,我都认真看,

你是第一个给我写信的粉丝,

我还记得那个晚上,我满头大汗地坐在练习室的地板上,

工作人员说有我的信,我都还不敢相信。

是啊,我怎么敢相信呢,有谁居然会给我这样的一个小透明写信,

你在信中的语气很雀跃,给我描述着你的生活,你的朋友,那些都离我的生活很远,但在你的笔下,仿佛又离得很近,

我不自觉地跟着笑出了声,

那一瞬间,仿佛我的世界也跟着明亮了起来。

一路走来,其实不是没想过放弃的,

但是想到还有人在支持和喜欢我,又觉得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去,

我相信你肯定也是一个有梦想的人,

所以你也一定要坚持下去啊。

最后,真的,很谢谢你的喜欢,

一起加油吧!“

这封信不长,但真的足够了。

我一个字一个字仔细的看,反反复复的看,

又很小心地,害怕我的眼泪会打湿信纸,

今晚到底是哭了几次啊。

原来我的每一封信,都没有石沉大海,

简淮都看到了,他真的都看到了。

原来粉丝和简淮之间,一直都是双向奔赴的,

我们喜欢简淮,努力地想要成为更好的自己,

而简淮,也从我们身上获取了坚持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这一切,追根结底,不都是因为喜欢吗?

因为粉丝对偶像的喜欢,

也因为,偶像对粉丝的在乎。

所以简淮,你放心,我肯定会一直喜欢你的,也会坚持我的梦想的,

对了,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

是嫁给你呀。

十四

不知不觉中,暑假结束,我和温弥,提着行李,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

我梦寐以求的城市,

即使这里目前没有简淮。

演唱会结束后没多久,简淮就进了剧组,

只留下一条微博:三个月后见。

官方发的微博也没有说明是进了什么组,

估计又是保密的大制作吧,

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期待呗。

原本还以为要三个月都没有简淮的动态,

结果不知道哪来的风,就给简淮憋了个大招,

#简淮不堪身世 爆#

而且是在朋友圈看到的,

清一色都在吃瓜。

而彼时,温弥正在给我听她新创作的音乐demo,

她说,等她写好了,就想要试试发布在她的b站账号,

从高中开始,温弥就经常发一些自己的唱歌视频,有时候也会弹弹钢琴,

粉丝数也有个几万了。

我刚听完好几遍她的新demo,还在回味,

一拿起手机刷起朋友圈,人就炸了。

这是人能干的事吗?

我着急忙慌打开微博,手止不住地颤抖,

我不是怕看到说简淮塌房的消息,

我坚信简淮不是这样的人,

我只是害怕,

害怕这样的舆论会让他受到伤害,

我不想这样。

我的少年,

我想让他永远开心。

我浏览着那一张张文字和图片,以及各种所谓的实锤,

上面说简淮的父亲是赌徒加酒鬼,

早年酒后寻衅滋事伤了人,被判入狱,

而母亲之后嫁给了美国人,

加入了美国国籍,

还说简淮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

很早就进了公司,此后再也没有回去看过,

说他白眼狼,没有良心,

甚至还有yxh带节奏说他妈妈是美国人,所以他不是中国人,

下面还有更多的细节,可我已经不想再看了,

连评论区都不想打开,

炎热的夏夜,我感觉自己浑身发凉,

凭什么呢,

这跟简淮有什么关系呢,

父亲犯的错,还要简淮来买单吗?

你天天闲的,跟在简淮身后,看他有没有回家吗?

简淮有多爱国你看不到吗?

他做的慈善,比你赚的钱还多吧,

他有多努力,你看不到吗?

我伸手胡乱拭去脸上的泪水,

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抓着一样,喘不过气来。

真的好生气啊,

真的好心疼啊,

我放在心尖上珍惜的人,

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

就因为他是公众人物,

所以他的所有,也都要公之于众吗?

十五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没忍住打开微博翻看评论,

理智的有,但谩骂的也不在少数,

“简淮滚出娱乐圈“就在热评第一,

也有人拿简淮当初那个出圈的舞台说事,

那是个关于宠物的自编舞蹈视频,

灵感源于电影《忠犬八公的故事》,

我到现在都还清楚地记得当时评论区好多人都借此分享他们与宠物之间的故事,

那无数陪伴度过的岁月,

以及分别时的撕心裂肺,

他们都在夸简淮,

说他的舞蹈,完美诠释了这个故事,

让每一个人都能在此找到共鸣,

简淮也因此走红,好多网友翻出他过往种种视频,

他的努力与坚持,他的光芒,终于被看到。

可现在,这个视频,却为他招致更多谩骂,

不少网友指责他,对宠物都比对他自己的家人上心,这么多年对爷爷奶奶不闻不问,和他那个坐牢的父亲没有半分区别,

底下不少回应附和,

有人甚至说得更难听,

我往下翻了好一会,才看到理智一些的评论,

“父母的事,和简淮有什么关系,他从小就不跟在他们身边。”

“人家回没回家你管得着吗,你天天跟人屁股后面你不是侵犯隐私吗?”

但这些终究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简淮的公司在事情发生后不久就做出了声明,

但不过也只是一些套话,

简淮的粉丝并没有四处找人对线,

都只是到简淮过往的微博下面留言,

我刷着他微博的评论区,

就像是找到避风的港湾一般,

全都是支持他安慰他相信他的评论,

让他好好安心拍戏,

至于那些恶意留言,都被粉丝不停地刷下去,

为的就是当简淮打开评论区的时候,

至少能感受到温暖。

这也是我们能为他做的,

小小的一件事情罢了。

事件还在不断发酵,

我还是睡不着,索性打算写点什么,给简淮发个微博私信,

谁管他看不看微博私信呢。

人只会一味的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并且深信不疑,无论其真假,

我反正一直相信你,你知道的,

还有很多很多你的粉丝也是,

而对于那些不喜欢你的人来说

无论你做了什么,做没做,都还是不喜欢,甚至还要狠狠地踩上一脚,无论对错,

至于大多数路人,应该就是抱着吃瓜的心态吧,

或许还会跟着说上几句,

网络嘛,人人都能说点什么,

生活的压力已经够大了,在网上发泄一下,好像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能觉得,明星嘛活在公众视野里,也没少被说吧,

说几句也没什么,

真的是,事情不落到自己头上,谁都能云淡风轻的说一句,没关系,没怎么,

哪天我骂他一个试试。

更何况有些人,根本不是为了所谓的正义而去指责别人,他们不过是享受着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别人时的快感罢了,

反正你不要放在心上,

也不要再去想以前那些不好的事情,

你要开开心心的哦,

拍完戏就赶紧发个微博吧,好久都没新自拍了,

顺便说点什么,反正气死那些yxh就行。

我脑壳嗡嗡疼,洋洋洒洒该说的不该说的反正我都要说,

真是的,好生气啊。

天蒙蒙亮时,我才勉强发完,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十六,

醒来的时候,也才不过八点,

趴在桌子睡,总归是睡不安稳,

啊啊啊口水都流了好多,手臂都湿了,

好恶心,

下意识拿起手机打开微博,

一切如我睡醒的时候那样,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睡前洋洋洒洒给简淮发的东西,

赶紧找出来又看了一遍,

简直犹如晴天霹雳,

我这说的什么玩意啊,

正常的部分很正常,不正常的部分也很不正常,

我怎么一上头就什么都往外说啊,

你安慰就安慰,骂人就骂人,

怎么还把那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往外倒啊,

连还去算命,要嫁给他这种事都说,

还有高考那段时间的事,偷偷考人家附近的学校,

你都告诉他了你能叫偷偷吗?

还说自己配不上他,

你知道自己配不上就好,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这不就是没头没脑的告白信吗,

还什么对你不只是单纯的粉丝喜欢偶像,

是想当你老婆的那种喜欢,

是想睡你的那种喜欢,

这是能播的吗,

女孩子要矜持啊,简直欲哭无泪,

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简淮视角

我出生没多久,爸妈就离婚了,

他们本来也不是正儿八经的夫妻,

都是朋友介绍的,一来二去,就睡了,

根本没想过结婚,只是意外有了我,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他们至少还结婚,一起凑合过了那么一段时间,

给我上了个正经户口,

哦,我更应该庆幸,他们俩都有一副好皮囊。

反正我一出生就被丢给了爷爷奶奶,

他们俩没一个人要我,

正好,我也不觉得跟着他们,我能成什么根正苗红的好青年,

我爸就不用说了,

至于我妈,也都是一些真假难辨的传言,

不太风光就是了。

爷爷奶奶也从来不跟我说这些事情,

但他们不说,村里总有人嘴碎,反正我从小没少听,

听了,也不太想往心里去,

但总归,还是有些难受的,

在他们的眼里,好像我就是个不该出生的倒霉孩子一样,

他们才不知道,爷爷奶奶待我是极好的,

即使日子过得苦,他们也变着法子疼我,

可实在是穷啊,

奶奶病了,村里镇上,寻医无门,村长只好带着我们上城里去给奶奶看病,

我就是这样进了公司,

我当时还以为他们是骗人的,还想去找警察叔叔,

可城里太大了,我找不到,

直到他们带着给奶奶的医药费到了医院,

我才终于相信了,

他们说会负责奶奶所有治疗,条件是让我跟他们走,

我当时也不懂这具体是个什么东西,

只是知道有钱赚,奶奶会没事,我也可以回家,

即使回家的机会不多,

村长在一旁不停说着,这是个顶好的机会,要赶紧把握住,

而爷爷奶奶,纵使万般不舍,也只能同意,

随着我长大,花销只会越来越多,

爷爷奶奶年纪大了,我可不能再让他们,为我受累了。

我答应他们,会尽量多回去,

和公司这边,也只提了一个条件,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我的爷爷奶奶,曝光在公众视野之下。

一开始,我总归是不开心的,

虽然吃的比在村里好了许多,住的也好,

还有很多年龄相近的孩子跟我一起,

可我从小就没朋友,

我不太敢与他们亲近,

虽然我知道,他们对我一无所知,

我很想念爷爷奶奶,想念我们家那个小土屋,

但其实我也没那么时间想,

每天的时间都被训练排得满满的,

还有专门的老师来辅导我们功课,

我也才知道,原来我是来学唱歌跳舞的,

我隐隐约约觉得,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机会,

不成功,便成仁。

所以我认真上课,认真学习,

一开始真的四肢不协调,

拉筋快把我给痛死了,

唱歌也很一般,

我经常在想,这公司选人的标准是不是就是只要长得好看,

有好几次,我偷偷躲在厕所里哭,

我哪过过这种日子?

每天就是练啊练,完全看不到尽头,

但能怎么办呢,来都来了,硬着头皮也要上啊,

我抹干眼泪,又跑到练习室继续练舞,

既然改变不了,那就要努力做到最好,

我不想和别人比,

人本就生而不同,

我只想着,新的一天,都要比过去的每一天,都好上一些,

我绝望过,崩溃过,也遭遇过瓶颈,

没有人能陪着我安慰我,

我只有自己。

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

我也终于有了上台的机会,

反正也就是坐在一旁,好几个小时下来大概也就没说超过十句话,

那年我十三岁,

已经很适应这里的生活了,

也终于弄明白我来这,是干什么的了。

就在我第一次录的那次节目播出后不久,

工作人员就说有我的信,

我还诧异呢,

谁会给我写信呢,

爷爷奶奶都不会写字啊,而且我每次有假期回家看他们的时候,

也都没说过写信什么的,

信封还挺厚,我半信半疑地打开,里面是好几张粉色的信纸,

居然是我的粉丝写来的,

我不敢置信,又缠着问了工作人员好几遍,

其实看这歪歪扭扭的字迹,洋洋洒洒好几张,想来也不太可能是恶作剧,

我只是太意外了,

我不敢相信,像我这样的人,居然会有人喜欢。

信里有好多错别字,语法语序也不太对,

但这并不妨碍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那种直白的支持和喜欢,

还有她那五彩斑斓的生活,

是和我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很有趣,

隔着信纸,我仿佛都能看到那个给我写信的小姑娘雀跃的脸庞,

我读了一遍又一遍,甚至放在枕头底下,每天睡前都要看看,

甚至到现在,我都还能大约记起那封信的内容,

她说让我一定记住她的名字,

其实她不用说,我也肯定不会忘的,

是吧,宁晚。

后来我又陆续收到她的信,

每封都是对我的喜欢和支持,还有分享她的生活,

每当我感到灰心丧气,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

我都会想起她,

至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爷爷奶奶,

还有人对我抱有期待。

其实我后来也收到很多其他粉丝寄来的,

只是我最期待她的,

毕竟,她是不一样的。

而在积年累月的训练中,

我也渐渐地爱上了我自己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其实一开始,我经常会质疑我做的这些事情,究竟有什么意义,

年复一年,望不到头,

但其实,什么又是有意义的呢,

坚持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了,

我看着自己一点一点进步,

有时候复盘自己的舞蹈视频,

都会开始怀疑视频里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真的是自己吗?

我想,这可能就是所谓意义吧。

我要做到最好,

给所有喜欢我的人看,

我不能辜负她们的喜欢,

尤其是宁晚。

后来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收到过宁晚的信,

那种感觉,就像是生活莫名缺了一角,

我想,可能是遇上什么事了。

算算时间,她似乎也要高考了,

学习压力肯定很大吧,

所以我在直播里,特地提到了她,

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看,

我只是也想给她一点鼓励,

要加油啊,

我也会加油的。

那段时间恰逢我第一次电影拍摄,

导演很严格,和很多前辈一起合作,

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我心里很清楚,

如果这次没有做好,以后的路只会更难走,

年纪小,没有经验,可以是借口,

但广大观众,不会给你机会,

机会给过了,没有把握住,

那是自己的问题,

谁都怪不了。

导演说的每句话我都会认真听,

前辈的指导我也会悉心学习,

我尽力了,

对我来说,这就是最好的答卷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想要当演员的呢?

其实一开始只是单纯地想多出现在电视机前,

可以让爷爷奶奶多看看我,

因为他们还是不那么会上网,

后来了解了,

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个很神奇的领域,

置身其中,你可以成为其他人,

体验他人的爱念嗔痴,

我其实并不那么喜欢我自己的人生。

所幸,我的第一部电影,尽管是个小配角,但反响不错,

越来越多的剧本上门供我挑选,

但其实,为了迎合市场,

很多剧本也都不那么精良,甚至于无厘头,

罢了,宁缺毋滥,不拍也罢。

更何况,论起资历来,我并没有资格演戏,

我都还没进大学上表演课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不公平,

对那些兢兢业业学习表演的人的不公平。

那天晚上,我没有想到居然会在机场碰见粉丝,

因为是临时的私人行程,加之又是半夜,

这可能,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

那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

看着我的眼睛亮亮的,又有些生涩,

眼角还有一颗泪痣,

很别致。

我一直都很珍惜我的粉丝,

并且真心的感谢她们的喜欢,

我礼貌地和她拍照,接过她的信,和她道别,

要离开机场大厅的时候,莫名回头看了她一眼,

可惜她已经不在了。

我在车上就看了那封信,

熟悉的字迹,还是那样欢快的内容,

她说她要来看我的演唱会了,

是啊,我们刚才都遇见了呢,

心脏莫名开始怦怦乱跳,

我曾无数次在脑海中描摹她的脸庞,

今天见到了,

却又觉得她本该就是这样,

其它什么样的,都不对。

我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机场,

仿佛那样就又可以看到她的身影。

要不,我也给她写封信吧,

写了这么多年没有回应的信,

会不会难过,

会不会也有哪怕一刻,想要放弃呢,

真庆幸你坚持下来了,

因为这样,

才会有现在的简淮。

演唱会之后不久,

我就进组了,

是国内一个知名导演的电影,

全程保密。

我来到了无边无际的大草原,

其中也有疏疏密密的森林,

交织错落,形成斑块,

白色的羊群游弋其中,如同绿毯上雪白的花朵,

河流蜿蜒盘桓,仿佛大地上散落的绸带,

真的很美,

我想,要是宁晚也在就好了,

很奇怪的,脑海浮现出她笑起来如同月牙般的眼睛,

满是生机与活力。

可惜这样的宁静,没过多久就被打破了,

助理支支吾吾不肯让我看手机的时候,

我就知道出事了,

还能出什么事呢,

我家里那点破事,也真好拿出来做文章,供全国人民享用,

反正不就是吃瓜嘛,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爸妈究竟是怎么个回事,

这下好了,求锤得锤,

还挺有意思的,

我看着看着,莫名笑出了声,

看得我的助理心惊肉跳的。

其实网上说什么我真的没那么在意,

我都习惯了,

从小不就是这样长大的吗?

以前都还是在我不远处,对着我指指点点的,

现在这种,简直是降维打击,

无伤大雅。

只是,不知道我的粉丝怎么想,

宁晚怎么想,

我打开自己的微博,看了看以前的微博评论,

心里莫名受到了触动,

就像是平静无澜的睡眠水面,突然投入一颗石子,

泛起阵阵涟漪,

我接着翻看私信,

这就没那么和谐了,

谩骂和安慰皆有,

我漫不经心地往下扫,

就这样看到了宁晚的私信,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她自己开头就说了她是谁。

我不自觉直起身子,

“神圣“又期待的打开她的微信,

还是第一次看她这么正经说话安慰人呢,

还挺有趣,

说的还挺有道理。

不过也没正经多久,她就又回归了平常欢脱的语气,

这次倒是仿佛喝了假酒一般,

我隐隐察觉到不对劲,

原来她,真的喜欢我啊,

是那种,女生,对男生的喜欢啊。

这是我想要的答案吗?

我不知道,

又好像知道。

我只是会想,

是不是因为蒙上了那么一层偶像光环,

所以在她眼中的我,是那样的完美,

也因此,她才那么喜欢我。

(好啦,以下就还是女主视角啦)

十七

说实话,不好说现在是什么心情,

希望简淮看到,又不希望他看到。

我自诩不是胆小怯懦之人,

但面对简淮,这个在心里肖想了这么久的人,却总不免犹豫。

如果不是这阴差阳错,

对他的喜欢,怕是一辈子也不敢宣之于口,

但现在,木已成舟。

可眼见着自己已经在他面前有了那么一些存在感,

怎么也不想就这样,被他拒之于千里之外,

也忍不住会想,

万一呢,

哪怕我之于他,也有那么一点点不同呢。

简淮在事发那天晚上,发了一条微博,

“谣言止于智者”,

评论区一片和谐,甚至简淮之前合作的前辈都表达了对他的信任,

随即,公司发出律师函,表明追究到底的决心,

世界不缺乏新鲜事,

尤其是在娱乐圈。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

我每天宿舍,食堂,图书馆,教室四点一线,

三个月就快过去了,简淮的戏,估摸着也快杀青了,

真好。

至于那条私信,

没有回音,就是最好的回复吧。

那天是周末,我照常在图书馆待到九点半

林荫路上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

迎着月光,晚风轻拂,

湖面微光荡漾,映射精致小巧的廊亭,

这是我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刻。

手腕突然被人拉住,

我心下一惊,什么情况?

下意识伸腿想要踢人,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是我。”

心跳像是漏了一拍,

是简淮。

他走到我跟前,熟悉的黑色鸭舌帽和口罩,只露出一双清澈分明的眸子,

映出了我讶异的神色

“你,你…”

他低笑,声音莫名勾人心弦,

如漆的黑夜就像是催化剂一般,

“是我。”

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他伸手扶住我的胳膊,

“对不起,吓到你了。”

他拉下一半口罩,露出高挺的鼻梁,

“我刚从学校出来,想着你在这,就过来看看你。”

我呼吸一滞,

他说,他来看看我?

为什么呢?

我不敢迎着他的视线,只好四处张望,

“赶紧把口罩戴上,被人认出来就不好了。”

我的脸颊不断发烫。

“上次,演唱会,临时有事,就没有见到你。”

鼻尖传来若有若无的花香,

“宁晚,你给我写了那么多信,分享了你的生活,我以为,我们该是朋友的。”

我抬头望向他,

他真的是简淮,

简淮说要和我做朋友,

朋友?

“啊?”我脑袋发晕,一瞬间竟觉得自己听不懂中文。

“还是你也想要让我跟你分享我的生活?”

他的声音清脆温柔,

“可是,我的生活很无聊,你知道的,每天就是站在摄影机前。”

“不过,”窸窸窣窣地,他从兜里拿出手机,摁了几下之后递到我的眼前,

“我最近去了草原,那里的风景特别好看,我拍了很多照片想给你看。”

眼前划过如梦似幻的美景,

都是我不曾见过的景象。

“好看吧,我觉得你一定会喜欢的。”他的声音满是欢喜。

我认真地盯着他如灿星的双眸,重重地点头,“超级好看,我很喜欢。”

他“嘿嘿”地笑着,伸手挠了挠头发,“喜欢就好。”

“对了,我还给你带了那的特产,我记得你在信里说过,你特别喜欢吃奶制品,所以我买了很多种,你都试试,看看好不好吃。”

“不过我来得急,没有带出来,等明天,我给你。”

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我的心情呢?

仿佛节日里漫天飞舞的烟花,

生怕眼前这一切,转瞬即逝,如南柯一梦。

我的声音哽咽,“为什么呢?”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十八

我曾以为自己终究只会飞蛾扑火,

却没曾想,

也会有这样一天。

即使他什么都没说,

我却好像在自己的脑海里,走完了这一生。

他又从另一个兜里拿出纸巾,放在我的手上,

“因为你值得。”

“在我的生命不曾起舞的那些日子里,是你的坚持,赋予了我意义,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力量。”

“这么久了,不是没想过放弃的。”

“但每次看你的信,我总在想,我要多努力,才能配得上这样炙热而又纯粹的喜欢。”

脑海中走马观花般掠过我这短暂而又匆忙的十八年,

趴在床上给他写信的认真,

对着手机上的他傻笑的模样,

因为他被骂睡不着觉的难受。

“坚持一件看不到回复,望不到结果的事情,有多难,我比任何人都知道。”

小时候,因为无知,所以天真,

所以会那么固执地做着同一件事情,

“谢谢你坚持下来了,宁晚。”

可是,你怎么知道,我没想过放弃呢?

喜欢你好累,喜欢一个人好累,牵挂着一个人更累,

要不,不喜欢你了好不好?

“所以这是我应该的,我应该对你好一些的。”

可是,每当这时,我总会想,

简淮可跟别人不一样,

他是明星,是公众人物,

我该多让着他点的。

十九

我哭着笑,笑着哭,眼泪糊得满眼都是,

丑兮兮的

简淮真的是太过分了。

“别哭啦。把手机拿出来。”

我吸了吸鼻子,“啊?”

“把微信加上,以后有事发微信,我看到的话就会回,如果没有及时回复,那大概率就是在拍摄。”

加,加微信?

我,我配吗?

简淮的微信,很值钱吧?

我乖乖递出手机,他熟练解锁,

倒是差点把这茬给忘了。

他加好之后,又把手机放到我的手上,“你每天都在图书馆待到这么晚吗?”

我把手机放好,点了点头,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他躲闪着我的目光,支支吾吾的,“我来你学校随便逛逛,正好看到你在这。”

不对啊,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可你刚才不是说….”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捂住了嘴巴,“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很晚了,你该回去了,我也该走了。到宿舍了给我发微信,早点睡觉,晚安。”

他一咕噜全说完了,我这还没说什么呢,他就跑得没影了,消失在了黑夜里。

我盯着他离开的方向,看了很久很久,

刚才的那一切,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真的是真实存在的吗?

我怎么就这么不敢信呢?

我没忍住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

好痛哇,

啊啊啊真的是真的!

我的脑子直到他离开了很久才渐渐开始恢复正常运转,

我细细品味他说的每一句话,

可惜了,早知道该把他说的话录下来的,

不然我肯定会遗漏点什么。

我跟他说话,就紧张,就神游,脑子就是一片空白,

他刚才是不是说,坚持不下去?

简淮那段时间,肯定很难过吧,

可是我居然,阴差阳错地,安慰到他了,

真好,

这可能,也就是我写信的意义吧,

又或者,是喜欢的意义。

二十

对于简淮,始于年少时的惊鸿一瞥,

就这样,惊艳了我整个少年时光。

满腔热情与欢喜,

孤注一掷,

只为他一人。

我也只是千万人中一个渺小不起眼的存在,

喜欢简淮,或许是我人生中,坚持了最久的一件事情。

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

真的会有那么一天,

我能和简淮,并肩而立,

听他诉说,属于他的故事;

更没有想过,

原来我的存在之于他,也是特别的。

一辈子很长,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或崎岖坎坷,或平坦顺利。

山高水远,但热爱可抵一切漫长。

(全文完)

有话想唠唠:

停在这里,可能不是最好的,

但是是我能,给予简淮和宁晚,最现实,又梦幻的结局了。

当初写这篇文的初衷,其实就是想做梦,

谁都知道,

偶像和粉丝之间,距离很远,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更遑论谈恋爱了。

但是写着写着,越来越觉得,会不会有那么一刻,

这样的事情,是真的能够发生的。

这份喜欢是那么真实,这份热爱又是那么纯粹,

他们能相识,能成为朋友,

在我看来,已经足够了,

往后的故事,又有谁能够知道呢?

或许在一起了,或许一直做朋友,或许在一起之后又分开了,

又或许,他们相守到老,

皆有可能。

而朋友,将会是这一切故事的开端,

我私心以为,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我想写一个,真实,而又梦幻的故事。

哦其实不对,喜欢,才是这一切故事的开端,

这是世界上最特别最神奇的感情,

可以将两个毫无关联的人,联系在一起,

所以,如果可以,不要吝啬你的喜欢。

就像简淮之于宁晚,

就像宁晚之于简淮,

他们或多或少,都因为对方,

成为了现在,更好的自己。

原文:养蜂资讯 > 喜欢一个人会持续多久

本文《喜欢一个人会持续多久》链接:https://www.qumifeng.com/zixun/1886.html

赞(0)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趣蜜蜂"温馨提醒:
1、请勿发表违反国家法律评论,评论请文明用语;
2、禁止发布广告评论。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QQ表情  可爱表情  兔斯基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 蜜蜂的社会结构是什么(蜜蜂的社会生活)
    蜜蜂的社会结构是什么(蜜蜂的社会生活)

    蜜蜂属膜翅目、蜜蜂科。体长820毫米,黄褐色或黑褐色,生有密毛。头与胸几乎同样宽。触角膝状,复眼椭圆形,有毛,口器嚼吸式,后足为携粉足。两对膜质翅;前翅大,后翅小,前

  • 蜜蜂失王急造王台多余的蜂王怎么办
    蜜蜂失王急造王台多余的蜂王怎么办

    蜜蜂属于群居昆虫,但是在达到一定的蜂量时也是会分家的,这也是自然界的一种规律。通常传统蜂箱蜜蜂多了都是自然分蜂,而对于现代活框蜂箱而言,往往蜂农们都是选择人工育王

  • 【蜜蜂知识】养蜂工具大全及价格
    【蜜蜂知识】养蜂工具大全及价格

    正所谓工欲善必先利其器,养蜂也是如此,有了合适的工具,才能在养蜂过程中游刃有余,得心应手。养蜂工具比较多,如:摇蜜机(分蜜机)、养蜂帽(面网)、起刮刀、蜂扫(蜂帚)、隔王

  • 如何让蜜蜂安全度过夏天?
    如何让蜜蜂安全度过夏天?

    夏天已经到了,炎热的天气让人很不舒服,我们都会让炎热的天气弄得很不舒服,何况是蜜蜂呢?根据我们饲养的蜂种不同,一般要么就是定地养殖,要不就是赶花期采蜜又或者是小转

  • 蜜蜂采蜜能飞多远?
    蜜蜂采蜜能飞多远?

    每天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总是喜欢远离城市的喧嚣,走进农家,走进田野,享受美好的自然气候,或闲逛密林、或赏花于花间,或寄情于小桥流水,在享受美好时光的时候,我们总是

  • 天价彩礼为何让人不堪重负
    天价彩礼为何让人不堪重负

    每年中秋国庆长假都是新人扎堆结婚的日子。俗话说,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婚俗礼仪传承千年,全国各地已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婚礼习俗,也成为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

  • 南方中蜂在饲养过程中的雄蜂管理方法
    南方中蜂在饲养过程中的雄蜂管理方法

    雄蜂是蜂群中的雄性个体,是蜂王在雄蜂巢房中产下的未受精卵(单倍体卵细胞)孵化而来的,它属于蜂群周年生活的季节性蜂,雄蜂品质和体质的好坏,对与其交配的蜂王组成的新分

  • 蜜蜂分蜂热怎么分箱(蜜蜂分蜂热有什么表现)
    蜜蜂分蜂热怎么分箱(蜜蜂分蜂热有什么表现)

    蜜蜂分箱的技术要点 1、分箱时间 最理想的时间是在下午的一点到四点之间,此时大部分工蜂都会出外活动,当工蜂外出时就可以把蜂箱中的蜂王移出,并且在新蜂箱中安放好巢础和巢

  • 蜜蜂采食毒蜜怎么办(蜜蜂采了有毒的花蜜怎么办)
    蜜蜂采食毒蜜怎么办(蜜蜂采了有毒的花蜜怎么办)

    蜜蜂中毒在养蜂生产过程中经常发生,虽不具有传染性,但由于受害范围广且普遍,染病蜂群将遭到严重损失甚至全群覆灭,给养蜂户带来很大的经济损失。按照中毒类型可分为植物蜜

  • 怎么辨别侦查蜂?
    怎么辨别侦查蜂?

    蜂群中最多的就是工蜂,占据蜂群总数的95%以上甚至更多,虽然工蜂包揽了蜂群中的劳作,但按照工蜂所从事的劳作是有不同划分的,如哺育蜂、采集蜂、守卫蜂、侦查蜂等,那侦查蜂

二维码
意见反馈